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六十四章 女中豪杰越喝越精神
    酒店里欢声一片,斛筹交错,六六六、魁五手之声不绝于耳,一场宏大宴会正式开始了。

    林凡他们所在的包间在酒店的二楼,通过二楼的窗口可以清楚地看到窗外的景物。店外的公路上车辆正顺路急驰而过,远处是山上浓密的树林,山根下是一片片绿盈盈的庄稼地。不要说,这里的环境还真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张主席和副镇长端坐地主位上,林凡等五男二女陪坐下首。林凡为了出行招待方便坐在了近门的位置。正对着他的是镇里的mín zhǔ副镇长,他的身旁是一个略带羞涩的年轻姑娘。男多女少,林凡对这二个女人记得却是很清楚。

    烟酒不分家,有了酒话自然就多了起来。张主席和两位副镇长一边调笑一边行着酒令,本来不太能喝酒店的林凡也不得不加入到酒战大军中来。

    张主席在酒桌上又将林凡吹嘘一凡,特别将林凡的非凡公司的情况做了介绍。在座的各位领导虽然也耳闻林凡是节个公司的经理,但对公司的规模和公司在县城的工程知之不祥,不禁对林凡又充满了崇拜。

    人常说酒是杯中宝,越喝越年少,mín zhǔ副镇长女中豪杰,越喝越jīng神,慢慢地在座的各位让一个女人搞的七荤八素渐渐地败下阵来。林凡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在暗暗称奇中也酒意朦胧。

    “林凡兄弟,我就是你姐了,有事需要帮忙你请开口,你姐夫在检察院上班大小也是个副检察长,你要是有需要直接找我!”mín zhǔ副镇长有了醉意。

    “是,姐,那就拜托了!”林凡含糊着答道,心里却想着,我又不贪污,找什么检察院,但是场面上也不能不卖面子。

    醉后的mín zhǔ副镇长载歌载舞,在大厅中高歌一曲,醉后的人们丑态百出,怒骂的的大哭大笑的比比皆是,令林凡大开眼界,没想到堂堂正正的zhèng fǔ官员也会如此放荡不羁。

    欢乐的宴会在人们酒气熏天嬉笑怒骂中终于结束了,林凡结了一下账,三十多个人竟然消费了将近三千元,足够一个正常的农民半年收入,这就是官场,林凡惊叹的同时又无可奈何。

    村里的建设项目进行顺利,通明公司的设计也在齐开疆的催促中终于出台了,这里面涉及的事情也就多了起来。

    测量公司的人员将地形地貌准确无误地采集到了通明公司,公司经过详细的研究终于勘定了一套可行方案,东山沟村原来曲曲折折的道路在通明公司的图纸上变的通达顺畅,可所需占用的又涉及到邻村的土地,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林凡的可控范围。

    林凡和村主任私下里到各村协调,但临村的村领导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条件。劣地换取好地的有,占地换取施工承包的也有,最不能忍受的是和主任关系较好的江大满江支书,他提出的条件是给东山沟送料,并且价格由他说了算。

    送料的事情本身也可以考虑,但是江大江满提出的条件太苛刻了,价格高出正常价格的两倍不止。这样的条件林凡觉得和抢钱差不多,明显就是拦路抢劫。林凡当场提出修改方案,万不得已将路修离江大满的村子。

    本来是一家修路两家好的事情,东山沟路修通了,江大满的村子也就有了通向县公路的一条通道。现在江大满的村子除了不参加修路外,还给林凡故意设置障碍。双方谈不妥,修路的工作一时陷入困境。

    村主任由于和江大满关系不错,在修路的问题上老是偏袒江大满,多次和林凡提出要对江大满妥协,甚至还一再提到江大满所谓的有各种关系,包括还有黑社会势力等等。

    林凡没有理他,村里请客的事情林凡对他就十分反感。本来是片里解决的事情,几个人在一块谈谈工作喝点小酒就可以了。可他兴师动众的张罗了一大堆人马。

    林凡拿着都不敢报帐。一个穷山恶水的小村子,在乡镇里请了一次客花了三千元怎么能说得出口,这究竟是勤俭节约搞建设,还是铺张浪费搞!

    老支书林满堂悄悄告诉林凡,村主任可能已经和江大满达成了协议,说不定给村里送料两人有了经济上的来往,让林凡多加小心。

    得到消息的林凡对主任更加恼怒不已。看来主任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已经将集体利益也抛之脑后了。林凡想,这次如果出现出卖集体利益的事情,主任是非处理不可。他没有声张,想看看主任在搞什么名堂。

    主任这几天和江大满一直在秘密联系,他把这次送料看作是他和江大满发财的良机,他将林凡的行踪和想法秘密地报告给了江大满。

    江大满胜券在握,在家里做着美梦,想象着林凡上门求他给他让利的好事情。

    林凡对江大满这样道貌岸然的抢劫没有放在心里,与主任一如即往地到他村里去商谈占地的事情,并在他们村里造成了必然经过他们村不可的声势。

    江大满村里的村民对林凡的一再协调一清二楚,都觉的林凡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有的人甚至找到了江大满大谈想致富先修路的大道理。江大满对村里的民意置若罔闻,以为扼住了林凡的咽喉,死咬着条件不变。主任也在观察着林凡的动静,对即将到来的财富觊觎不已。

    “林书记,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江大满的条件就答应了吧,村里不是有钱吗,让他赚点,只当是破财消灾了!”主任又对林凡说道,这样的话林凡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你是不是和江大满有什么瓜葛,我提醒你,如果你在经济上和江大满有什么牵连,这可是出卖村集体利益的事情,问题很严重的!”林凡终于按照捺了住,对主任发火了。

    “没有,真的没有,我怎么会干出那种损人不利已的事情呢!毕竟的是村主任,吃里爬外的事情我干不出来!”主任一脸正sè,似乎是个一心为公的民族英雄。

    “这是我给你提出的善意jǐng告,你要好自为之!”林凡脸sè凝重,主任不禁心里一寒。

    杜毅飞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和王坚强一起来村里看林凡,看到林凡被修路的事情困扰的团团转,出主意说要找人来收拾一下可恶的江大满。林凡制止了他,只是告诉他抽时间将石料的事情打听一下,最好能找一家石料场把价格压下来直接送料,其他的事情他有办法。

    林凡在葛大满的村子里造足了声势,下一步就是要到镇里找zhèng fǔ出面协调,做到了仁至义尽,他的具体措施也要实施了。

    林凡已经致电齐开疆,请求他修改一下设计方案,尽量能做到绕开江大满的村子。齐开疆满口答应,修改方案对他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镇里的协调没有起到作用,江大满口口声声是为了村里的集体利益,镇里的领导对他十分失望,但介于他是村里的支书,强行压制也没有必要,只不过林凡村里受点损失。林凡对江大满口是心非十分反感,改路的方案在他心中越发坚定,对付这样的小人他决不手软。

    张伟派来的挖掘机在离江大满村子很远的地方清理场地,江大满得到了消息,他摸不情林凡的底细,在电话里追问主任发生了什么情况。主任也是一头雾水,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问林凡。

    林凡淡定地递给了主任一套施工方案,看不懂图纸的主任只好求林凡给予指点,林凡给他讲解了修改的路线,主任当场便呆若木鸡,他怎么也想不到时林凡办事这样雷厉风行,分分钟已经将路线修改成功。

    “林书记,你修改方案怎么没在会议上说过,说什么你也要提前给大伙说一下,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主任见事山已见分晓无法挽回,只好词夺理。

    “好啊,你现在可以召开会议进行通报了,我可以随时参加!”林凡平淡无奇的一句话让主任听了如雷贯耳。他现在哪里还有胆量召开会议。村里人早就对他议论纷纷,有人甚至在背后骂他吃里爬外。

    “江大哥,林凡修改了施工方案,绕开了你们村!”主任偷偷在家中给江大满打通了电话。

    “你妈妈的,你是干什么吃的,现在方案定了才通知老子,早干什么去了!”江大满怒火冲天,丢下电话就向东山沟村奔来,他是个圆滑势利之徒,一看情况不妙立马快速反应,找林凡求情势在必行。

    江大满的摩托车车开的飞快,恰似疯狂的飙车一族。林凡才接到江大满意的求情电话没有多长时间,江大满已经像个摩托飞人一样冲到了他的家里。

    “林支书,对不起,是我错了,求你不要改方案了,在我们村边想占多少地占多少,只要我们村百姓有路可走我就感谢不尽了!”江大满此时心里十分悲催,沙哑的嗓单间音此刻更加让人听起来觉得可怜巴巴。

    “对不起,江书记,我们村民已经开始施工了。设计方案可是法律文书,我不能随意改动,不然我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林凡客气的接过梨花递过来的热茶,一脸歉意的微笑。但语气坚定,毫无商量余地。( 潇洒乡村 http://www.ranwenla.com/3_3598/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