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五十六章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林凡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葛红梅了,不是不想念她,而是这一段时间事情太多了。又是公司又是办理各种手续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林凡曾在梦里梦见葛红梅多次了,甚至林凡还梦见过葛红梅的小嫂子,不过梦是千奇百怪的,对葛红梅的想念是千真万确的。

    他需要抽出点时间来和葛红梅交流一下,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见一见葛红梅的父亲。林凡作为一个村里的主要领导,在村里有了威信,村里人对他也尊重起来。他不再是从前那个颓废的高中毕业生,也不再是带着小丫东奔西跑的那个生意人,他现在的一言一行都和村里息息相关,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代表了整个东山沟村。

    也许林凡在搞林苗经营中和对工程公司的cāo作中有过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点子,但是在村务特别是对村子政务的管理上他却还是一无所知的门外汉,他需要重先对自己进行定位,或者说他需要重先对村子的发展方向定位,总之,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都是新的开端。

    夏天,一个炎热、喧闹的季节来到了。小草都已长到1尺多高。在一望无际的绿草中,朵朵野花时隐时现,它们就像一群穿着各sè衣裙的仙女,在碧海中游戏,蜻蜓 和蝴蝶结对而来,在草地上盘旋,在花间歇脚。

    对于林凡,这是一个成长中和夏天。和家里人谈完话,他走在村间的小路上,他的心是火热的,正如这已经来临的夏天。

    葛红梅坐在西屋她的闺房里,心情舒畅,她对林凡的成长感到欣喜。林凡终于从一棵细幼苗长成了一棵小树,并且还在不断地成长,她相信林凡会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的。

    她静静在等待着,她知道林凡忙里偷闲也会来见她的,她很自信。她了解林凡的为人。

    邮局的工作虽然不是很忙,但每天都有每天的事情。生活么,就是在各种琐事中慢慢度过的,痛苦的rì子过的总是很慢,而幸福的rì子又是那样很快。不是吗?每个人其实都是一样的。

    葛红梅每天都想见到林凡,但是看到他忙忙碌碌的样子,她又不忍心打扰他,林凡还没有到了可以坐享其成的时候,他现在还是个创业者,他的路还太长太长了。

    门外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葛红梅听出是林凡来了。人说心有灵灵犀一点通,可能说的就是现在这种感觉吧!葛红梅能从众多的脚步声里分辩出林凡的声音,小丫总觉的奇怪,可葛红梅并不纳闷,她的爱在心间,因此也就有了许多人们不能理解的感受。

    葛红梅今天穿着短裙,细长白嫩的腿裸露着,人显而易见的有点清瘦,她也许是想林凡想的,也许是在局里cāo劳累的,总之体重比起以前来有减无增。

    她今天是和父母一起回来的,她的父母正在屋里看电视,当他的父亲听到林凡担任村支书时并没有惊讶,他觉的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过这件事出乎他意料的是速度也有点太快了吧!按他的想法怎么也得在五年之后,不过,人世间的事谁又能未卜先知呢!

    看着林凡向红梅的闺房走去,葛父母装作没看见,年轻人总有年轻人的事情,不需要过问的就不能参与了,孩子们都大了,自己已经有了善恶观念,让她们自己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葛红梅躲藏在西屋的门后,她想给林凡一个惊喜。林凡进了门,一看没有人,不由得满脸惊愕,今天在家门口他明明看见了葛红梅的身影,她也不是一个爱串门的人,去了哪里呢?正当他满腹疑惑的时候,葛红梅从门后跳了出来,一下子将他拦腰抱起,林凡脸上终于露出了惊喜交集的表情。

    原来这个妮子也和她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林凡激情燃烧,抱着葛红梅就是一顿乱啃,直到葛红梅喘不上气来,林凡才将她放了下来。林凡心里想,真是大白天,不然的话我非要怎么了你不可,可是想归想,还是要面对现实的。

    两人坐了下来,葛红梅脸sè绯红,气喘嘘嘘,断断续续地问道:“当...了支书...有什么感想?”

    林凡不怀好意地看着葛红梅笔道:“我对于当了村书的感想没有想你的多!”

    葛红梅脸sè更红了,羞赧地笑了笑说道:“我是在问你正事,看你想入非非的样子,现在那里象个村里的领导,却是像极了一个下流无耻的痞子,没有一点正经的样子。”

    林凡忍着笑,正了正脸sè,一本正经地说:“压力很大,一种狗咬刺猬的感觉。”

    葛红梅笑笑道:“不懂就问,你又不是先知先觉,要找个有经验的人学习,村里面的事情也多着呢!上面一根针下面万条线,说是比喻农村工作的,不知是不是这样说的,但千头万绪总是真的。”

    林凡笑道:“我这不是来求学来了吗?我想拜在你家老爷子门下当个学习徒,不知他老人家是否能将我这个朽木给雕琢一下?”

    葛红梅笑道:“原来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想起投奔我爹来了。”

    林凡笑了,伸手在葛红梅俊美的脸蛋上轻轻摸了一把,戏谑道:“难道你不觉的我是一箭双雕吗?”

    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葛红梅站起身,对林凡说,:“我作为开路先锋,先去给你逢山开路,看看你能不能遇水搭桥。”

    葛红梅出去了,林凡坐在屋子里等待,他从葛红梅的影集里偷偷拿出了一张葛红梅的相片,装在口袋里,长久的分离,他才感到了相片的重要xìng,有了它也可缓解相思之苦。

    对于林凡这样的高徒,葛老爷子当然是求之不得,乡镇干部的劣根xìng很好地体现在葛老爷子的身上,好为人师,爱在下属面前讲讲道理和方法,他当然是满面chūn风了。

    林凡被从西屋请进了正屋,葛母又添茶又倒水,葛父甚至发给了林凡一颗大中华。林凡有点受宠若惊,事先准备好的国宾也没敢拿出来。

    “小伙子,出乎我的意料,按我的想法,你还得三五年才能在村里有所作为,没想到机缘巧合,也是你命里该有,坐着直升飞机你就做了村里的党政一把手,可喜可贺!”这家伙,一高兴由一个无神论者一下变成一个宿命论者。

    葛母把苹果洗好了端了上来,听见葛父这样的说法不由反驳道:“命里该有,要说命里该有这孩子是个大学生的命,不是村支书的命。孩子是后天努力的结果,只有付出才有收获。没有那个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是没有的。”

    葛红梅不乐意了,插嘴道:“娘,你怎么那壶不开提那壶,老说大学生的事,林凡现在可是企业家村官,现在是名利双收。”

    葛母笑了:“对对,我不提了,现在是名利双收,你们接着说。”

    葛父咳嗽一声接着问道:“林凡,你想知道那方面的事情?”

    林凡开门见山地说:“叔,我想问一下如何和乡镇干部打交道,还有村里现在没有会计,对于村里下一步如何cāo作,问题太多了,我能学一点算一点吧,我有了时间就向你讨教。”

    葛父赞赏地看了林凡一眼,徐徐说道:“你是个聪明人,一问就问到了问题的要害,要说和乡镇干部打交道,这点和重要xìng不言而喻,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村领导,没有一个乡镇干部赏识,或者更严重到打你小报告,对你吹毛求疵。你在乡镇里就站不住脚,甚至达到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程度。你就永无翻身之地。”

    林凡静静地听着,葛红梅也聚jīng会神地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葛红梅的父亲喝了口茶,见两人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想道:儒子尚可教也。接着说道:“这个问题也好解决,关健是要和他们多汇报,多勾通,村里有了成绩,你要及时让他们知道,这样他们在领导面前也就有功可表,慢慢对你就有了好的看法,你的好事坏事就都变成了好事情”

    林凡赞同地点点头,他觉的姜还是老的辣,葛叔说的一针见血,点到了问题的要害。

    葛父看到林凡的赞许,心里对林凡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多少年轻人做了村里的领导张狂煊耀,不知天高地厚,不可一世,把自己看的高高在上。

    “村里的事情我听说了,你处理的很好,对于村里的财务能做到公正、公开、公平,你是很不错的,另外专款专用党员干部监管也是很不错的。但是你要考虑村里会计的人选,这是个很关健的问题,你明白镇里为什么不给你设会计的原因吗?”葛父问道。

    林凡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吗?”

    葛父笑着说:“这只是其一,更重要的原因是,镇里的干部也在观望。”

    林凡不解地问道:“观望?我已经是村里的支书了,他们观望什么?难道我还可能被换掉不成?”( 潇洒乡村 http://www.ranwenla.com/3_3598/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