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五十章 老子的用处也是大大的
    林凡看着两位堪称父辈亦师亦友的两位前辈百感交集。放弃,又不是自己的个xìng,不放弃,自己又百事烦身。面对两位前辈的殷切希望只好咬紧牙关迎难而上了。

    “好吧,我答应。”林凡面露难sè,但是还是坚决地答应了。

    李书记和张局长相视一笑,两人同时满意地点了点头:“我们觉的你应该有这个魄力。”

    “李书记,张局,你们可要对我不吝赐教,干的好不好就全靠二位领导的指教了。”林凡对村务一窍不通,现在就是个门外汉,对未来很迷茫,建设家乡对于他来说任重道远。

    “小林,我看好你,说不定你就是我们乡镇一个新的企业明星,我会全力帮你的。”李书如释重负,又好像如获至宝。

    林凡给书记和局长满上茶,脑海里浮现出了家乡贫困落后的面貌,他的思路一下子变的飘渺悠远起来,他不由地沉思起来。

    正yù张口的张局长被李书记的手势打断了,他知道林凡在想什么。三个人静静地坐着,谁也没有说话,时间在此刻仿佛停滞不前了。

    良久,发现失态的林凡醒过神来,他的思虑又慢慢回到现实中。

    “书记,你们俩怎么不说话。”林凡问道。

    李书记笑了,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林凡,平静地说道:“我们不是在等你考虑问题吗!如果你想好了?我们就开始下一个议题。”

    林凡立马头大了,心说,这个议题就已经让我十分头痛了,你们如果还有新的,还想不想让我活了?

    李书记给张副局长丢了个眼sè,张副局长轻咳一声,笑迷迷地对林凡说道:“下面的议题由和来介绍,这是关于工程方面的事情。对于工程,我想问一下,你作为非凡工程公司的法人,在县城改造工程中还想不想再承揽新的工程?”

    林凡心头狂喜,他太想了,忍住心里的激动,他兴奋地说:“张局,我当然想了,可真怕给您添麻烦,上次的事情还没来得及给您道歉,我真是不敢再和你开口了。”

    张局长笑道:“你小子,甭给我玩虚的,我想问一问,报纸上刊登的关于我的事迹是不是你搞的,我参与了一起救灾事故,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李书记和林凡都笑了,张局长看着笑的得意洋洋的林凡追问道:“你老实交待,是不是你小子搞的鬼?”

    看见满天过海这招让张局长识破了,林凡只好无奈地说:“张局,那不是亡羊补牢吗!我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干的!”

    张副局长开心地笑了:“我不知不觉的成英雄了,还是各单位学习的帮样。你小子,真有你的!我不帮你这样的人帮谁呢!我们以后就是忘年交了,虽然与你交往少,没李书记和你的感情深,但是我不介意在这方面超过他。”

    李书记开怀大笑:“你我兄弟二十年的感情了,看着林凡我又想起当年的你我,有志不在年高,我们要珍惜这种友谊。”说着向里屋看了看,豪气干云地喊道:“老婆子,把我珍藏的好酒拿出来,我要和我这新交故知一醉方休。”

    李夫人在里屋高声答道:“得嘞,我早已准备好了!”

    马锦程马副总经理这几天受到了总经理余德龙的表扬,马锦程搞不清状况。余德龙云山雾罩的在搞什么玩意?马锦程坐在沙发上想来想去摸不着头脑。以他的经验,余德龙肯定有事求他了。

    这几年马副总在公司的威信与rì俱减,秘书室的小韩都看不上他,他也觉的自己很窝囊,余德龙把跑外搞工程的事情交给他。任务重,时间紧,资金来源匮乏,他有点施展不开手脚。可余德龙好像是在榨果汁,不断施加压力,好像要把他的最后一滴血给挤出来,他有点不堪重负,心力憔悴。

    他也听说县城里有家非凡公司开业了,并成功地拿到了一个工程。他心里想,是不是这家公司给予了余德龙压力,而余德龙想通过他采取不正当手段来打压这家公司。

    以前也有过相似的经历,那是在有几家公司和顺达公司竞争的时候,他作为公司的副总,余德龙热情周到,从没有发生过像现在爱理不理的。他在反思过去的做法,他的价值在于公司出现危机的时候,这几年顺达公司一家独大,他在公司意义也就荡然无存。

    想通了这些,他反而有点轻松了,反而因为有了非凡公司而沾沾自喜。不过这次他可清醒多了,他觉的他应当充分掌握时机,把在公司的威信树立起来。他不由地心里想,我看你姓韩的小再在我面前装,老子的用处也是大大的。

    牛四方配合余德龙设计好的行动方案,具体布置去了。他暗暗给自己下了决心,一定要将非凡公司置于死地,不能给非凡公司岛留下任何生还的机会。

    牛四方没有什么真本事,对公司工程也不太jīng通。余德龙能看得起他主要是他在对付与之竞争的小公司上能够给他出谋划策,并且屡战屡胜,在打击与顺达公司的竞争对手这方面为顺达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

    马四方以前经常参加赌博piáo娼等偷鸡摸狗的活动,在社会上认识了黑儿之流的小混混。他因势利导,把黑儿及他们一小伙拉拢到了顺达公司,从而形成了以他为首的涉黑势力。当然把黑儿说成是黑势力也有点夸张了,黑儿充其量就是一个混子。

    通过这一段的了解,他也搞清了黑儿见了林凡他们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原因,黑儿不得已,在他软硬兼施下说出了害怕林凡的真正原因。

    那还是林凡上高中时,黑儿带着几个混子在学校周围寻找学生妹子,当时他带着七八个兄弟,在学校后边的小树林里他们围上了几个在里面读书的女娃子。

    学生们都很胆小,他们三言两语便把她们吓唬的鸡飞狗跳。正当他们要得逞的时候,一胖一瘦两个男孩从学校方向向小树林走来。不用说,这是经常与他们打斗的杜毅飞和王坚强他们俩,这两个小子自恃家里条件不错,在学校里也有一部分狐朋狗友与他们经常打斗,常常是半斤八量斗个旗鼓相当,

    黑儿一看机会难得,便暗示兄弟们做好准备,把这俩小子给收拾服服帖帖,或是干脆给打残了以绝后患,弟兄们一看是宿敌也纷纷下了死手,一时之间,杜毅飞和王坚强陷入困境。不过好在女同学到学校搬兵,战局变的扩大起来,黑儿一看形势不妙,马上又将其他混混招了回来,一场大规模的械斗就这样开始了。

    社会上的混混当然比学校里的多多了,杜毅飞他们被打的屁滚尿流一败涂地,来参战的学生们四散奔逃,黑儿他们大获全胜,二十多个弟兄对着杜毅飞和王坚强狂轰乱打。可就在这时,平时从不打架闹事的农村小子林凡,凭着两块板砖冲进阵来,刹时之间血肉横飞,二十多个人竟然不敌一个乡下穷小子。

    黑儿怒火中烧,但是来人杀法凌厉,没等来得及反应,二十多人全部倒在血泊之中,发现情况不妙的黑儿想逃跑已经晚了,林凡血人似的站在面前。两块板砖扑面而来,黑儿反抗几下,不敌倒在血泊之中。

    可这事并示因此罢休,但见林凡把黑儿拿了过来,三下五除二地把黑儿削了个jīng光。眼里是一片诡异的笑容,林凡一砖拍在黑儿的命根上,大喊着要废了他。黑儿觉的林凡好像就是个虐待狂,要不是醒来的王坚强死命抱着林凡估计黑儿现在已经是个太监了。

    听完黑儿胆战心惊的回忆,牛四方也不寒而栗,当年学校打架的事情他也听说过,不过事情到了刑jǐng队,这些受伤的人全部是轻微伤,施暴者拿捏的恰到好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牛四方想起余鹏飞,人是受罪不小,由于是轻微伤,到了刑jǐng队也是不了了之。

    一个人既然能把受伤者控制的恰到好处,那说明他要是想搞个重伤也可能是随心所yù,这样的人既有心机又有万夫不当之勇的人当真是不好招惹。

    恶人还需恶人磨,在县城里,要想把他收拾了除非是暗杀和偷袭,否则明着来,没有太大的希望,再说现在是法制社会,这方面要相当注意。

    杜毅飞此刻正与王坚强坐在一起。他们坐在一起的原因,当然是与如何收拾顺达公司有关,他们俩在学校期间好勇斗狠是出名堂的。

    开始的时候,由于林凡是从农村来的,学习一直比较优秀,加上林凡从不出风头,一直在学校是以学习见长的。他们把他看做另类,也不太愿意和他打交道。

    自从学校打架事件发生后,他们自以为是学校霸王的看法才彻底改变了,原来在他们的身旁竟然藏龙卧虎,林凡郝然成了他们崇拜的对象。他们老大的观念没了,改投林凡名下,成了林凡最贴身的弟兄。

    尽管林凡反对武力解决恩怨,但是象顺达公司这样黑白通吃的公司,不予以猛烈的反击,他们就会觉的你们欺软怕硬,手段恰当些也未尝不可。

    杜毅飞和王坚强密谋好了,就背着林凡偷偷寻找机会了。( 潇洒乡村 http://www.ranwenla.com/3_3598/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