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十九章 你的牛郎可很着急啊
    窗外,穿着厚厚的保暖衣的人们三三二二从小镇这条大街上走过,稀稀拉拉地分散在小镇各个商铺里,有来回购物的人们,也有闲来无事到处闲聊的人们。偶尔走过一个醉汉,大敞着衣服,口里喷着长长的雾气,引来了众多人的观看。葛红梅坐在邮局办事厅的椅子上,边张望着大大街上走来走去的人们边和邮局里的邮差聊着天。

    冬天就是冬天的样子,凉风从破旧的大门吹进来,屋里的人们不由紧紧衣服:要下雪了,天气降温了。

    这里是葛红梅工作的场地,她每天的工作就是一大早将县局邮车送来的报纸信件和包裹分发给来回送信的邮差,然后和邮局的工作人员一起等待上午来邮局存取邮件或存款的人们,为他们办理各种琐碎的业务。闲的时候一个人影也没有,忙的时候邮局里的人乱哄哄的,忙的不可开交。

    在这间邮局角落长长的排椅上坐着两三个年轻人,中间西装革履、眉清目秀的是葛红梅的追求者,他一边和两个同伙聊天一边偷偷的注意着葛红梅,他已经来过多次了,邮局的邮差和他很熟悉。像葛红梅这样的美女历来就不乏追求者。对于年轻漂亮的大姑娘,那个年轻人不是心里痒痒着想娶回去做媳妇。在这个小镇,葛红梅属于邮局美女,是有名号的。家里有点名望或是自身条件比较好的,来追求葛红梅的加起来有一个加强连了,可葛红梅就是不吐口,人们风言风语地说葛红梅是个冷艳美女,属于冰清玉洁不容易追求的那种美女。可越是这样的传说越是有人好奇,反而招来更多的追求者。

    葛红梅属于美丽温柔恬静不太喜欢热闹的那种,她最看不上的是有几个钱就张扬的那种人。她喜欢有素养、朴实、沉稳有个xìng的年轻人。今天这个小伙子她一看就烦,不过她们的xìng格使得她从来就没有和人恶言恶语过。本来就没心情谈恋爱,再加上眼前这个小伙子老是人前人后说家里条件如何如何好,她早就烦透了。这一段她老躲着不想见到这些人,可是工作的xìng质加上她的个xìng,她无法赶人家走。

    林凡已经走了十几天了,前几天打电话来说一切安好。葛红梅想不通一切安好是什么意思,一个人孤身出门,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给人打工,这大冷的冬天,有什么一切安好的?再说这个工作又不是在办公室。这几天她一直很烦,她总想抽个时间去看看林凡。林凡的外出,她心里埋不了思念的种子,人不知不觉jīng神就打不起来了,在家里她父母问她是不是病了,她觉的自己好端端的不像病的样子,可就是心里很乱,孤独像贴狗皮膏药紧紧的贴着她。林凡在家的时候她没有觉的,林凡一走,她变的萎靡不振,总有种昏昏yù睡的感觉。同事们和她玩游戏她也没有了兴趣。

    葛红梅的父亲是这个小镇分管工业的副镇长 ,说到分管工业,这个镇里有几座煤矿,和些微型机械制造,再有的就是一些砖瓦厂,葛红梅的父亲总是很忙,安全检查在任何地方都是重中之重,他在这个位子上已经干了好多年了,也出过一些伤亡事故,煤矿老板路子宽,能瞒报的能处理的搞的天衣无缝,对他的位置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机械厂的砖瓦厂死一两个人基本上也没有人关注。可镇里rì常检查上级的不定时巡查和其他部门的调研也让他每天忙的不可开交。葛红梅的经常xìng回家也得益于镇里的交通方便。镇里许多的干部不是其他乡镇就是县城居住的,他们有趟专车是按时接送的,葛红梅回家就是搭乘他们的专车。

    长期在这里工作,葛红梅在镇里有许多朋友,关系最亲密的要数和她在邮局工作的李丽,她是一个年轻的少妇,去年才结的婚,她个子高挑,一头披肩长发,脸蛋圆圆,xìng格开朗,她的对象就是在邮局工作期间谈下的,是个xìng格内向,却很有内涵的年轻人,说话温温尔雅,有一种很成熟的风度。才结婚的也很恩爱的缘故,这半年来一直是上下班接来送去。引起了无数人的羡慕。

    除去来回送信和包裹的邮差,邮局平时正常工作的就是葛红梅、李丽和副所长林书堂,正所长郭国田30多岁,由于业务的原因经常不在所里,林书堂40多岁,是个非常热心的人,好开玩笑,谈吐幽默,是这个所里的开心果,李丽的对象就是他牵线搭桥的。重要的业务都是林副所长主抓,特别是存取款,李丽和葛红梅基本上不管这件事,所以取完包裹和信报外,她俩的工作就很清闲了。

    邮局设计有大厅和办公区,办公区分为里外屋,里屋是涉及经济活动的办公场所,外屋是rì常分发邮件的场所,外屋里有一排长长的办公桌椅,在这个小屋里有办公桌椅和一个笨重的保险柜。闲来无事的时候,她们三个人就在小屋内看电视或是打扑克,来消耗一天的时光。

    邮件分发完毕,邮差们带着一包包包裹出门去完成他们的工作去了,大厅里逐渐平静下来,三个年轻人没有走动的意思,仍然在静静地等待着,眉清目秀的小伙一边发着烟一边给林所长使着眼sè,林副所长是个jīng明人,一边偷看着葛红梅一边用别人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和小伙交流,小伙脸上一副失望的表情,但仍然和林所长交流着,一点放弃的意思也没有。林副所长无奈地摇着他那jīng明的大脑袋。

    邮局的里屋有个安装着铁栅栏的大窗,透过大窗后院是高高的通讯塔,通讯塔的后面是一排整齐的二层小楼,后院平整而宽敞,角落里堆放着乱七八糟的电信设备,小楼是邮局职工的住所和餐厅厨房等设施的所在地,葛红梅不回家的时候就住在这里。

    婚后的李丽化着淡装,长发吹染的顺滑发亮,圆圆的脸蛋在长发的掩盖下变的细长,睫毛在睫毛膏的作用下神气地忽闪忽闪向外伸展着,黑漆漆的眼睛亮晶晶的发着逼人的光芒,一身的香气把邮局小屋也染的一阵阵清香,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韵味,脸上是美满幸福的笑意。见到屋处的场景心里雪亮,她偷偷地拉了一下葛红梅的衣角,葛红梅马上会意地跟她进了里屋。

    “乍,看不上啊?这个小伙挺帅气的,人家可是大老板的儿子,家里有好多部汽车呢,他老子是跑运输的,平时还搞些煤炭生意,在这一带可是很有名气的,秦大老板,你没有听说过呀!资产可上百万呢!家里有四、五台挂车,还有一台跑业务的大众三千,人家出出进进可都要是大把的买卖,一年跑运输赚个几十万没有问题,嫁给他你就偷笑吧。吃香的喝辣的还不是由着你,人家都来到好多趟了,我看出来了,人家可是真心的。要不就是他了,还在考虑什么呢!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了。”李丽叭嗒叭嗒地说着,她的嘴当个媒婆可是丝毫也没有问题的。

    看见李丽和葛红梅进了里屋,林副所长和帅小伙使了个眼sè,转头向里屋走来,边走边向小伙子们打了个声的手势,叼着帅小伙刚给发的芙蓉王美滋滋地抽着,做成这个大媒他也是好处多多,小伙可答应了给他一笔不小的报酬,他美滋滋地想着:只要成了他可要把破摩托车换成大发了。自从接上这个差事以来,他老是对自己的坐骑乍看乍不顺眼,人家郭所长可都开桑塔纳了,自己老是一辆破本田,有机会立马换了,要不是家里孩子多,他凭着在邮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收入早就成了富裕人家了。

    看到李丽帮着做工作,林副所长心里越发高兴起来,看来自己一着经营着的小天地总算有回报了,这不李丽这个小妮子也帮着自己完成摩托车换大发的好事吗!他看着李丽赞许地点了点头,慢慢走进里屋,没有言语,只是看着葛红梅的反应。

    李丽说了这么多,葛红梅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李丽求助地看着林副所长。

    “小葛啊,这事我可是和你爹妈都说过了,他们没有意见,就看你的了,俗话说,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你说你们这郎才女貌的多好的一对,人家家里条件那可是首屈一指的,没有再比这条件好的了,是不是还想找个有工作的呢?有没有工作无所谓啊,改革开放了,要不要工作那无所谓了,主要是人得有魄力,人家好多企业家有什么工作,不也是富的流油吗,像李嘉诚人家是香港的大企业家国家领导人还接见呢!你有个工作国家领导人要接见你呀,选择好一个郎幸福一辈子,你还犹豫什么呢!要不你问一下你小丽姐,人家要是要她,是不是她恨不得马上离婚就奔人家去了。你乍不开窍呢!”林副所长有着很强的说服力,要不李丽就对他心悦诚服五体投地呢。

    “林所啊,你说红梅就说红梅吧,别把我也扯进去,你看你,好像我选错郎一样,我才不奔他去呢。要去你去好了,还咒我离婚,我是那样薄情寡意的人吗?”李丽嘟嘟道。

    葛红梅和林副所长都笑了,李丽很无辜的狠狠瞪了林所一眼。

    屋外的人听见笑声,兴奋地探头向里屋望着。小伙子姗姗地有点不好意思。

    林红梅收回了笑容,李丽轻轻地推了推她。

    “来,给个准话,行还是不行表个态,人家郭富诚还在外屋等着呢。”

    “同意了吧,小伙子各方面都不错,牛郎都等不及了,织女还有啥害羞的。”林所长一边笑迷迷地看着葛红梅一边开着玩笑。

    “给个话呀,你的牛郎可很着急啊!”李丽她催促着。

    “我暂时不想考虑。以后再说吧!”葛红梅仍然是不急不躁地说。

    林副所长向屋外打了个放心的手势,帅小伙带着他的兄弟出了门。

    夜已经很深了,葛红梅躺在床上,她的心里始终放不下林凡,她感到这个世界是那样的无聊,无聊到觉的寂寞像一张大网将她包围了起来。( 潇洒乡村 http://www.ranwenla.com/3_3598/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