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四章 人我给你找回来了
    葛红梅家在东山沟村的西头,这是因为盖了新房的缘故,新建的红砖红瓦房正是现时农村流行的款式—五间中式风格的二层小楼房。宽敞的大堂厅院。大门也是时下正流行的方形立体式,墨绿sè的铁皮大门。大门宽大的匾额上题“家和万事兴”五个溜金大字,门框贴浅白sè的釉面砖,门框下方是黑白相间的狮子头。小楼楼梯东西对称各有一条能攀上二层的铁栏杆阶梯。院东二间平顶一层平房是厨房所在。楼的一层有二台阶进屋阶梯。阶梯连同院内大半部分是水泥混凝土结构,院墙和水泥地面之间是长方形的花圃,花圃里正姹紫嫣红的开着五颜六sè的花。

    葛红梅家算是东山沟村的富裕户,葛红梅的父亲是邻近乡镇的一个镇干部,母亲也在乡镇做宣传工作。葛红梅姐妹四个,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姐姐和哥哥都已成家,嫂子是河南的,是一个煤矿承包商的女儿。哥哥也是在河南老板在山西承包煤矿时认识嫂子的。两个姐姐都要嫁的不远,一个在县城,一个就在附近的乡镇,家景都不错,都是较为富裕的人家。

    葛红梅坐在电视机前的沙发上,手里拿着鞋垫正在绣花,村里的姑娘没事的时候经常要做点女红,有的是给家里人用的,有的是姑娘自己准备的嫁状。小丫坐在茶几旁边另一个沙发上,电视里正放着喜剧片,小丫边看边嘎嘎地笑个不停。

    小丫是葛红梅姑姑家的女儿,她家离葛红梅家没有多远,家里也是新建的小楼,农村人在一个地方住的厌了老是喜欢挪窝,还美其名rì换风水,当然这是指富裕人家,没钱人家想挪不是那么容易的。小丫家和红梅家是同时批的宅基地,也是同时建的房。样式和格局都是现下时兴的样式。

    小丫和葛红梅年龄相约,又是姑表姐妹,加之一个活泼好一个较为文静,xìng格互补,两人非常合得来,自然而然地处成闺密,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每rì里形影不离。

    农村姑娘飘亮,是那种不施粉黛的美,葛红梅和小丫身材修长,两人身高都在165厘米以上,皮肤白晰,明目皓齿,睫毛修长,出落的亭亭玉立,葛红梅略胖,是那种文静丰腴的美,小丫略瘦,是那种清奇骨感的美。两人被并称为东沟村双美,被人戏称为二朵鲜花。

    “姐,这个呆子为何现在还不来,不会是读书读傻了吧?我告诉林杰今天家里没人的。”小丫嗔怪的问葛红梅。

    “急什么,这才几点啊?比你的男朋友还急。”葛红梅平静地说。

    “能不急吗,你rì思夜想的不是他?”

    “要不就是林杰那傻小子没有传到话?”小丫心里没底。在她眼里,林杰是个小屁孩,还是那种不开窍的小屁孩。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小子到底传没传到话?在她心里可一直是个疑问。

    昨天下午,小丫得知红梅的父母要到镇里上班后,一直追着葛红梅,要求她今天不得出门,她认为今天是相见的最好时机,葛红梅含羞带笑地答应了,她又急匆匆地寻到了林杰把相见的事情定下来。她可是相约事件的导演,她一心想着把葛红梅和林凡的事情撮合成,她对当红娘,尤其是给红梅姐当红娘有着莫名的冲动。

    林凡一大早就起床了,林杰是昨天下午通知他的,他的欣喜从昨天下午一直延续到现在,夜里醒来了好几遍,怎么也睡不着。为了今rì相见穿着干净些,他连夜将身上穿着的一套较为正规的衣服扒下来洗干净了凉晒起来,脚上的运动鞋也洗干净了凉起来。

    已经是上午八、九点了。

    “哥,快走呗,时间已经不早了。”林杰追逐着林凡。他昨天向小丫保证过了:绝对把事情搞定。他对女人可不能言而无信,小丫那种看不上他的态度搞的他有一种被人小视的屈辱。好像小丫就没有把他当作个男人。

    “鞋还没干呢,别催了。”林凡拿着鞋看了一下。

    “这天又不是冬天,没干也能穿吗。”林杰不管这些,这影响到他的男子汉尊严。

    “好、好,我马上就走。”林凡无奈地答应。

    “快、快!”林杰又嚷到。

    林凡套上衣服,把还没有干透的鞋子穿在脚上下了地,在家里破镜子上照了一下,向门外走去。

    去的太早了是不是有点不庄重,林凡边走边想,很容易暴露我的狼子野心。

    “林凡今天jīng神啊!”刚出门,林凡就碰上了本家的二哥。

    “我出去转转。”林凡有点被人洞穿的感觉。

    小丫在电视机前来回晃悠着,心绪不宁地来回踱着步,一点也不像淑女的样子。

    “姐,这呆子和这无毛小子没一个靠谱的,这都几点了,都是什么人啊,白费了我的苦心。”小丫不停地唠叨着。

    “坐下来,把我都晃晕了,你急啥啊!”葛红梅一手拿着鞋垫一手拿着做鞋垫用的彩线。

    “你要有个对象,你还不跟着人家跑了,这样心急,赶紧找个人嫁了吧!”葛红梅取笑小丫。

    “行啊,凡哥挺好的,让给我吧。”小丫也不是省油的灯。

    “铛、铛、铛。。。。。。。。”大铁门有节奏地响了几下。

    “总算来了。”小丫一个箭步向门外冲去。

    “来了,来了。”小丫说着把大铁门一把拉开。

    “敲什么门呀,门就开着。”小丫嗔怪着。

    “真难请啊,怎么现在才来啊。”

    “这不来了吗,不迟啊。”林凡讪讪答道。

    “还真是一对啊,和尚不急尼姑急,你们把我着急的,还会说风凉话了啊!”小丫向来是嘴上不饶人。

    “快、快,我姐在屋里等着你呢。”小丫拉着林凡向屋里走去。

    葛红梅此时站在口,关切地看着向屋里走来的林凡。自从县城一别,她已是数月没有见到林凡了,那次相见还是在她去大姐家的时候。比前段时间有点消瘦了,葛红梅暗暗地想。

    “给你,人我给你找回来了。”小丫拉着林凡进门的时候,顺便把林凡向葛红梅方向推去,不及提防的林凡差点就撞到了葛红梅。

    “来了。”葛红梅一闪身。声音低低地问候。

    “来了。”林凡声音也不高。

    林凡有点羞涩地坐在沙发上,小丫的活泼让林凡有点吃不消。葛红梅从柜子里拿出茶,慢慢地给林凡泡上茶,仔细地打量着林凡,眼里尽是爱意。

    “你们坐,我去拿点茶糖。”小丫识趣地向外走去。

    葛红梅慢慢地坐在林凡对面的沙发上,将刚泡的茶向林凡方向推了推。“

    “喝口水,中午就在这儿吃饭,家里今天没有人。”

    林凡望着葛红梅,眼里是无尽的爱意和感激,就是这个女人,对自己又休贴又关怀,经常以去姐姐家为由多次去县城看望他,无怨无悔地支持着自己。即便现在自己高考落榜了也一样无时不刻地关心着自己,是那样的不离不弃。

    “这是怎么了,怎么都瘦成这样了?”葛红梅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没什么,后半年学习没有休息好,有段时间老是失眠。”林凡淡淡地说。

    “是不是心里压力太大了?这段时间怎么样,能休息好吗?”葛红梅仍是一脸地关切。

    “还行吧,有一天睡眠很好,那是在兵兵家喝了一杯酒之后。”林凡若有所思。

    “是不是失眠影响了高考成绩啊?”葛红梅紧紧地盯着林凡。

    “是吧,关系很大,我也搞不清,反正好多记得的东西,失眠之后越记越乱。”林凡想起了梦魇一样的失眠的rì子,有二、三个月老是觉的没有睡觉一样,眼睛红通通的,现在想起来都觉的眼睛还在痛,身体好像又回到了病态。

    “你说喝点酒之后能休息好?你后来又试过吗?”葛红梅又问道。

    “没有试过,失眠这东西是恶xìng循环,越想睡越睡不了。开始的时候还能睡几个小时,后来越发觉的整夜就没有睡的样子。”林凡回答道。

    “我家有酒,你回家的时候带几瓶试试看。”葛红梅的眼里林凡是那么的消瘦和憔悴,175公分的个头是那样的弱不禁风,她的心里不由的酸酸的,眼里也湿润了。她愿意奉献她所有的一切换取林凡健康,在她眼里林凡就是她的一切。

    “不要,那多不好,你爹来了会发现的。”林凡马上拒绝。

    “没事,我和我爹说是我哥喝了,他不会问的。”葛红梅很坚决,丝毫也没有给林凡商量的余地。

    林凡很激动,这个女人啊,她是那样的无私和有爱心,总是力尽所能地顾惜自已,从来没有为自己考虑过,为了他可以说是竭尽全力。自己一定要好好对她,他突有种想抱抱葛红梅的冲动。

    葛红梅心痛地伸手抚在林凡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手是那样的温暖而轻灵,好像抚摸的是个婴儿。林凡把手放在葛红梅温柔的纤纤玉指上,心里剩下的是无尽的感动,他像一个离乡多年的游子终于如愿回到家中。他站起来一把把葛红梅抱了过来,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泪水从林凡眼里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潇洒乡村 http://www.ranwenla.com/3_3598/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