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小K突然执起我的手,微扬下巴道:“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她。”于是不由分手拖着我手,一步步走向两人。

    子衿的背影越来越清晰,只见她和那个窈窕淑女说着话,面色恬静。在灯光的反衬下,犹如一张曼妙佳人的剪影。而她旁边那位,始终神秘地连灯光也不敢造次映射。小K放开我的手,对着面前背对我们的女人道:“姐。”

    女人回过头,我几乎是退后一步。好像,梁笑然。不,她跟梁笑然是绝对不同的两个人。她的气质更高贵凌厉一些,虽然轮廓相近。

    “Kay。”她声音低沉,嗓音稍显沙哑。旁边的子衿看见我,招手示意我过去,走过女人面前的时候,她貌似用眼神审视了我几秒钟,令周围温度莫名低下去许多。

    来到子衿身边,她对女人道:“Cindy,这是黄彤。

    Cindy微微点头,丝毫没有看我,而是继续对小K说:“Kay,我说过的,不要叫我姐。”我看见小K百年如冰山不动的脸瞬间垮下去,这新奇的场景令我目瞪口呆。小K情绪显然不太稳定,憋着气道:“是的。”

    Cindy周身就像刻了四个大字:我是女王。

    这种有压迫感的女人,原来在子衿的名流宴会上见过,不过都是在年轮上敲打锤炼出来,不比面前这位浑然天成,年轻气盛。

    子衿低声说:“梁歆怡,AML的现任总裁。”

    她说完,我就知道她和梁笑然必定是亲戚关系,长得太像了,姓氏又都是梁。梁歆怡挑了个酒杯给我,用她那略带沙哑充满诱惑力的声音说:“镶金郁金香杯,很适合挪威紫啤,你试一下。”我端了她的酒,余光却瞥见子衿诧异又有些紧张的眼神。

    她在紧张什么?我干了杯中酒。

    小K投过来一抹怨怼的眼神,很快消失在背景的喧嚣糜烂中。

    我不懂发生了什么,但我握紧了子衿的手,只有这双手的安定和温暖是我需要的。子衿回握住我。梁歆怡不动声色,微微低头道:“你们慢聊。”便侧一侧身走开了。

    看着她慢慢走远的背影和小K亦步亦趋的跟随,我问子衿:“她到底是谁?”

    “梁笑然的姐姐。”子衿松了口气,抢过我的酒杯,眯着眼睛说:“郁金香杯是赠贵人之礼。看来她对你很有兴趣。”说完眼神中含着尖锐,“也就是说,梁笑然对你必定不同一般。”

    我笑道:“你想多了吧。”

    “也许吧。”子衿的声音瞬时慵懒,双手软弱无力地搭在我肩膀。“去我们的家?”

    我愣住,问:“我们的家?”

    “小花屋啊。”她强调。

    那片属于我们的小片空地,让我种满了玫瑰。不知现在是否凋谢?我记得子衿生日那天,满目渲染的花海,红色妖娆的海洋。只是花期虽短,片刻芳华。花因情而生意,没了赏花赋花的人,最终不过是碾作尘的辛酸结局。

    想至此,未免沮丧起来。因为那些花,因为那次精心筹备却宣告无用武之地的生日花宴。太多次的失望,已不太习惯有希望。

    把她的手聚拢在身前,说:“恐怕一会儿还要和梁笑然打声招呼。”

    子衿的眸子黯淡下来,抽回手转身阔步走了。

    是我矫情吗?也许吧。在我还有资格矫情的时候。没有希望,也就没有失望吧。

    突然很绝望。

    这种情绪像秋风扫叶席卷我的心,带走的是仅存的余温。当梁笑然向我伸出手的时候,我几乎是本能地抓住。她抿着笑意,眼神亮亮,“彤,演出好看吗?”

    我看清是她,不自觉收手:“很好,很有煽动性。”

    她请我坐回位子,Siren和优洛眼神稀奇古怪地盯着我俩,态度晦暗不明。

    “子衿呢?”Siren问。

    “应该在洗手间吧。”我说。她是冲着那个方向去的,我想她肯定会回来。

    “我也去。”Siren站起身,优洛也慌张起身:“那我跟你一起去。”俩人走之后,梁笑然说:“她们怎么好的这么快?”

    我摇摇头,表示一言难尽。

    我在想要不要问问梁笑然关于梁歆怡的事,还有她之前认不认识小K,可这些似乎涉及八卦范畴,本身跟我没关系,问出口好似不太好,于是只能憋回去。

    梁笑然跟我很用心地讲解着电子键盘与打击乐器的演变史,即使我完全没用心听。直到Siren回来气鼓鼓地坐在我面前,盯着我眼睛问:“子衿没在洗手间。”

    “子衿?那她去哪了?”梁笑然疑惑地问。

    “我不知道。“我据实以答。脑中搜索她可能去的地方,也许,她此次前来只是为了见梁歆怡?于是我开口问梁笑然:”梁歆怡是你的亲戚么?“

    梁笑然整个人愣住,一双涂了墨似的黑眼珠一瞬不瞬盯牢我,“她?她来过?“

    见她这个反应,我的好奇心前所未有的炽烈, “是啊,刚才在,已经走了。”

    她急问:“她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梁笑然交错着手不断转动,低下头又抬头:“她是我姐。”

    “你亲姐?”怪不得这么像。

    她一笑,不置可否。

    优洛这时也晃回来,摇摇头:“子衿肯定不在这儿了。”

    “我们也撤吧。”我说。众人表示赞同,梁笑然推掉了她乐团成员举行的午夜庆功会,跟着我们走出喧哗,走入夜色之中。

    夜风拂面,令人格外清醒和迷惘。梁笑然深呼了一口气,跟我说:“我去取车,你在这等我。”她刚走,Siren就过来黑脸白口地说:“彤彤,你丢下子衿,倒是和她走得很近。”

    “我没有。”是子衿丢下我。

    Siren鄙夷一笑:“我看你跟那妞不一般,去哪都叫着她。你让子衿怎么想。”

    优洛忙打圆场:“梁笑然是我和彤彤一块认识的,平时也是一起行动……”还没说完,就被Siren把话抢去:“少来。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梁笑然对她特别用心。”

    两个人推推攘攘,一个非说个明白不可,一个打着掩护,意思是你赶紧溜吧。我无奈极了,只好慢慢走向有路灯的地方。直到看见优洛带着Siren走去停车场,我才虚弱无力地蹲在地上。

    车灯打过来,强光晃花了眼。梁笑然下来拉起我,就在我靠近她时,感觉到轻轻的力道环住了我。

    我听见她心脏擂鼓一样的声音。以为是错觉,再仔细听,更加疾厉。

    “彤……”她的声音格外干涩,仿佛许久未喝到水的沙漠苦行者。

    我尽量远离她的掌控,冷静地开口道:“我喜欢的人是子衿。”

    她点头:“我知道。”

    我用疑问的眼神请她继续说。对方则颇具潇洒地打开车门:“上去吧。”

    我摇头:“现在,不想上了。”

    她苦笑:“我还什么都没有说。”

    我想了想,坐进车里。梁笑然发动车子,这时优洛的车子正和我们的打了个照面。只见优洛倾斜过身子对梁笑然说:“把她安全送回去。”然后又对我说:“你回去之后锁好门,我今天不回去了。”

    我做了个了然的表情,目送她和她的爱人绝尘而去,欢度良宵。而我呢,却在不久前拒绝了爱人的良宵请求,我到底在做什么?

    梁笑然演出后的亢奋状态还没有恢复,她并不觉得刚才是失态或是对我造成了什么影响,只是一味地扯些有的没的。我听得不耐烦,我发现最近自己经常不耐烦,简单说就是烦躁,甚至对子衿也是这样。

    但我清晰地知道,这烦躁的来源一定跟子衿脱不了干系。

    “你知道么?最后一个送花的人是那个小K。”

    我听到这句时回过神。

    “我当时吓住了,以为她是来裹乱的。可是她送完花,笑得灿烂地就下去了。”

    我想起小K对梁歆怡毕恭毕敬的表情,总觉得她的行为愈加荒诞离奇起来。

    梁笑然没再提过和她长得相像的梁歆怡,直到熄火到了优洛家楼下。在夜色的掩护下,她的眼睛依然明亮,如璀璨的星光。“我看你的脸消肿多了,最近别吃刺激性食物。”

    她把我送到门口,就礼貌道辞走掉了。当我刚转身打算开门的时候,门内咔嚓一声响,随之而来的是一双光洁白皙的手臂,把我往门里带。

    我一惊,还没等反应,口里就被温香填满。是我熟悉的味道。

    子衿。

    子衿的口舌灵动,在我嘴里横冲直撞。我很少跟她这样接吻。她喜欢温柔的缓慢的攻破我的防线,让我完全迷失在她的口舌中。偶尔也会横征暴敛,霸道凶猛,让我有刺激的被攻占感。但这样的胡乱无章法不仅不会让我有感觉,反而觉得可疑。

    果然,当我闻到浓重的酒气,我知道她喝酒了,而且还不少。

    我想推开她,却被她一把推到墙上。当她整个身体覆上我,我觉得我被她点燃了。一簇火苗从身体深处爬升上来,瞬间燎原。

    我开始回应她,她闭着眼,睫毛微微颤动。整个脸庞像镀了白瓷,精致得如绝了俗。我捧着她脸,动情地甚至是有些膜拜地喃喃自语:“子衿,你要美死了。你知道么?”

    “你爱我的脸,还是人?”她气喘吁吁道。

    我有片刻思考,然后坚决地说:“我喜欢你的全部。”(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 http://www.ranwenla.com/3_3589/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