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子衿做事向来是拿定了主意就不跟你商量。想知道为什么?看结果啊。她的结果导向作风放在生活上,简直让我郁闷得抓狂。

    就如这次,我觉得以她的修养,犯不上这么为难一个小姑娘。就算这姑娘欺负了我,相信成熟的人处理起这类事情,肯定也不该是这个样子。而子衿无疑是成熟理性的人,是XX的主事,RU的幕后BOSS,是时尚圈最有手腕的美女老板。这样一个她,不可能只为这么点事劳师动众,还特意躲在暗处隔岸观火。以我对她的了解,想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是,她是有意试探梁笑然。至于她为什么试探她,想必跟梁笑然的家世背景有关。子衿会因此而接近她么?我不得不这样揣测。她虽然是我的恋人,同时也是一直以来我非常忌惮的老板。老板不仅要深谋远虑,还要老谋深算。最起码,作为老板身份的子衿,是趋利的。

    后来我俩不知聊什么聊到她现在住在哪,她说住在父母家里。我当时话到嘴边,很困难才咽下。我相信一般人好端端的不会卖房子,何况她又不是一般人,至少比一般人有钱。如果真像我猜想的那样为了秦玫卖房子,我想我会因为无法接受而爆发。

    子衿也觉得再不跟我解释房子的事就太说不过去了,就说:“卖房子是为了筹钱。”还好我有心理准备,但真正从正主口中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是什么事这么严重非要卖房子才能解决?”不敢置信地盯着她问。

    子衿被我盯得不自在,有意躲开我的注视,无关紧要地搪塞道:“你不要管,到时候我会告诉你。”

    我冷笑。真的,我现在只能冷笑了,也许在她心里,我只是会惹事的,不能共担事?可是我把RU管理的也不错啊。

    子衿见我这个样子,踌躇了阵儿,叹口气:“我怕你多想,你相信我,这事过去我会原原本本告诉你。好么?”

    我能说不好么?

    我只能点点头,装乖卖笑:“好啊。”

    没多会儿,子衿就被夺命连环CALL。临走前她想抱抱我,我突然觉得很烦躁,退后一大步说你快走吧,我想休息了。

    子衿听了反而笑出声:“宝宝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可爱。”说完亲了亲我的脸,很小心轻柔。我心里没点感动,只剩莫名的急躁。等她走了,我把自己摔床上,想想这两天,哦不,这一个多月所发生的事,真觉得浩浩荡荡萎靡不振。

    先是做了错事,给公司造成了不大不小的损失,然后是因为丢失手机结识了梁笑然。接下来我去了香港,发生了停电伤腿事件。好不容易跟子衿的局面有了好转,又卷进了优洛小K的纠葛,这会儿肿着脸,伤着神。说不出滋味,只觉得前尘往事如风,吹迷了我的眼。

    而子衿,她看我的眼神可以柔出水来,对我好得没话说。可是为什么我就是不踏实呢。难道真是自己缺乏安全感,又爱胡思乱想所致?还是我和子衿的爱里,原是少了互相坦诚和默契的心照不宣?

    子衿是复杂的,优洛是纠结的,Siren是暴躁的,梁笑然是神秘的……这些人的身影在我脑海里一忽儿晃过去,却又固执的晃回来。这时秦玫那张酷似赵雅芝的脸顿时变得清晰可辨,仿佛在说:子衿不像她表面的那样,只有我了解她……我真希望可以把她甩出脑海!

    直到有那么个人,从迷茫无助的我的身边经过,盈盈而立,温暖如初。尤其是忆起她在我怀里泣不成声的模样,才让我顿感心软心安了许多。

    红叶,现在只有温柔的红叶才会让我不再烦躁。

    我拨通了红叶的电话。她在外面,听到我的声音很开心,“你等等啊,我找个僻静的地方打给你。”

    不一会儿她打过来:“彤,我正想去找你。”

    我想起自己的猪头脸,忙说:“不用,我不在家。”

    “那你在公司,今天加班?”她锲而不舍地问。

    我看看手表,已经这么晚了。“我没加班,在朋友家里。你放心我没事,就是在家呆烦了。”

    “嗯,你自己要注意啊。我能去看你么?”说到最后变成了恳求。

    我不好说不能,却怕她看见我这个样子又要生气。她见我没动静,马上接道:“没关系,我不去看你了。就跟你说说话也好。”我听了心口一堵,这样的口气怎么听都接近于低声下气。于是我哽着声音说:“红叶,你别这样。是我打电话给你,你这么说好像是你求着我说话似的。”

    “呵呵,是么。”

    “你最近忙么?”

    “还行,在做审计。”

    “那很累吧,多注意身体。”

    “我没事,就是你,腿好些了么?”

    “完全恢复了。”

    ……

    ……

    我俩静默,同时张口:“那你……”又同时笑出了声。

    “彤,你和她……还好吧?”红叶幽幽地问。

    我“嗯”了一声:“红叶,你还为那天的事生气么?”

    “你是说,那天下午我去你公司接你,你已经走了的事?”

    “是啊。”

    “哦。不是和你说过了么。是我太心急了,不怪你。我还怕你觉得我多管闲事呢。”

    我脱口而出:“不,我不会觉得你多管闲事。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红叶,谢谢你。”

    “呵呵,跟我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么。”

    话已至此,我们都没话可说,便匆匆挂了电话。我一阵怔然,方才烦躁的心情在电话之后冷却了很多,但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苦恼。

    如果我是个八面玲珑EQ超高情史丰富的人,会不会处理感情问题会得心应手一些?好过现在跟爱的人无法沟通,跟爱过的人不知如何相处。(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 http://www.ranwenla.com/3_3589/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