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才坐上出租车,我就收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我接起来: “彤彤,你要走了?”竟是秦玫。

    我刚想说话,她马上说:“你先别说话,子衿跟你一起?”

    “嗯。”我看了眼子衿,发现她并没有关注我这边。

    “你能否想办法让她留在北京,不要回来。我知道她送你回去之后会再回香港。”对方语气有丝焦急,我不得不坐正身子,探寻的问:“为什么?”

    “有记者已经关注这场官司。过去……有人撰写过我和她的事,虽然只是影射。但她现在身份不同往日,会有牵连。”

    我听后张着嘴不知说什么。原来秦玫那么有名的吗?

    她似看出我的心思般,果然也是个心思细腻,聪明绝顶的人物:“我只是在财经界稍有涉猎,香港的媒体热爱炒作私隐话题获得收视率。我怕到时候旧题新作,无法收场。”

    我刚要问为什么她不直接跟子衿说。

    她已经说出:“她不听的。”

    “可你……”

    “放心,我已拜托了故交,争取庭外和解。”

    我翻了翻白眼,就心智来说,我不得不承认她和子衿才是绝配。

    怀着难以名状的悲凉感,老好人风格和破罐破摔情绪一齐发作,没多想就说:“我试试看吧。”

    “彤彤,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受伤终是我的缘故,我也知道你这件事的难做。总之,谢谢。”她收了线。

    我呆呆盯着电话,心想好一个干脆睿智的女人。再看向子衿那张脸,不得不承认,我才像那个第三者。

    好一番波折,才上了飞机。作为伤残人士,受到了特别通道和特别照顾,心里感叹香港的服务优势。在飞机滑过云层的时候,我开始琢磨秦玫的话,不知这个忙我要怎么帮,就像她说的,真是难做。我后悔那么轻易地答应她。

    一个声音在说:你都已经答应秦玫了,再说,让她回去后再发生什么变故你知道吗?也许两个人患难见真情也不一定,你好歹是她的现任女友,况且还受伤了。应该拿出点强势的样子来制止这种事的发生!另一个声音抢白道:可是子衿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你!你还自作多情横刀夺爱做什么!如果秦玫那边出了不好的后果,子衿因此而记恨你怎么办?本来想回去调整心情和她明白的谈一次,是爱是不爱有个合理的评判,难道要因为这档子事横出枝节?让你们岌岌可危的感情形势又添了杂质?

    越想越心烦,越想越是心乱。索性闷头睡觉。

    等一觉醒来发现飞机已经降落,竟然这么嗜睡,睡了这么久。

    “怎么样,身体还舒服吗?饿不饿,我让他们给你拿午餐。”子衿关切地问。

    我摇摇头,舒展了一下四肢。心里却还是因为秦玫的事烦恼不堪。

    等飞机降落,感受到子衿的全程呵护,不感动那是假的。

    待到了机场大厅,发现优洛和Siren正等在那里。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阴霾的心情突然好转,我开心地向她们招手。

    优洛跑过来,看见我坐着出来的,脸都快拧出水来了。看她的样子我无比欣慰,总算还有这个够意思的朋友啊!

    我们四人乘着Siren的车回到优洛家。

    结果车上子衿就开始跟优洛嘱咐怎么照料我的事,我恍若,忙问:“你什么时候走?”

    “下午5点。”

    我一看手机,还有2个小时了,心一沉。

    既然答应了秦玫,就应该相信她说的,希望她在那边一切顺利吧。如果因此而令子衿讨厌我,我也只能承担起这个后果,船到桥头自然直,会有办法解决的。何况,说我自作多情也罢,我真的不希望看到我俩的问题还没解决之前,她俩先一步重修旧好。

    可是另一个问题又浮出来:我该怎么挽留子衿?

    这,真是一个难题。

    我左思右想,觉得子衿这个人向来是说到做到的类型,不然也不会因为对我的一句承诺出车祸。(有兴趣或忘记的筒子请看第一部)那么我对她讲事实摆道理陈述秦玫的观点肯定是死路一条,要是容易做,秦玫也不会来求我。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想办法拖延她,然后再见机行事!

    主意拿定之后就是具体实施办法,可这样一来就更犯难了。

    装病?伤腿在那摆着,难道要我自残?其他的病?心肌炎好利索了,其他的病我很担心自己的演技,再说太容易被识破;

    突发事件?假装被门挤了,碗砸了……哎呀,烦死我了!

    真没干过这么惊天动地的行骗计划,必须找人帮忙。我掏出手机,给坐在旁边的优洛发短信:你说怎么能让子衿不走?

    优洛偷眼看我,一脸了然:“色诱。”

    我真笨,也许她当玩笑的,可是在我无计可施头脑发胀的情况下还真当真了。

    “那你呆会儿拖走Siren啊~”

    优洛冲我做了“OK”的手势,表情贼兮兮。

    结果她太配合了,一到家就嚷嚷着要去看电影,还特别声明是法国电影《红白蓝三部曲》。

    “很长很长的。”优洛再次强调,然后就把一脸问号的Siren拐走了。

    她们一走我就赶紧行动:“子衿,我要洗澡!”

    “不行,医生说半个月之内你都不能洗澡。”这几天都是她帮我擦身体的,可惜我心悲凉,没往那方面想。

    脏兮兮的怎么滚床单啊,我郁结了。

    看来这套方案行不通。

    放安眠药?呃,我看电影看多了。

    子衿见我一脸风生水起,担心地问:“你哪不舒服吗?我帮你擦下身体好不好?”

    “好吧。”子衿是洁癖,估计让她接受我脏兮兮的身体是个极大挑战。那么我是不是应该挑逗一下她?

    她把我扶到浴室,开始给我脱上衣,外衣,衬衫,到了胸罩的时候,她突然停下来去调水温。由于我做贼心虚,此刻真的兴致大起,觉得脸火烧火燎的。(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 http://www.ranwenla.com/3_3589/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