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太突然了,突然的我都没了反应。她的表现,太出人意料了。

    脑袋里半天转不动思维,木讷状态持续数秒。

    为什么?

    我不是傻子,明白在那种情况下,在黑暗中,她握住我手绝不是无意的。那就是有意。有意是什么意?

    现在我的手心还有她传递过来的濡热感,料想当时的她应该很紧张。

    红叶和我走在回来的路上。想着刚才和梁笑然分手时,她虽然不看我,但也没有特意躲避我的眼神,只是很干脆的说了声再见,转脸就走了。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红叶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再说话,默默的陪着我。

    我发现红叶好像瘦了,找回来的披风拿在手里,更显肩的单薄。我把我的丝巾扯下来,从后面给她披上:“天气有点冷了。这个给你。”

    红叶眼神中闪过一丝意外,随即被温柔填满:“谢谢。”

    “你好像瘦了,工作很累吗?”

    她摇摇头,仿佛在自言自语说:“心累吧。”

    我感觉话题会偏离向禁区,于是闭口不再说话。我知道她还喜欢我,只是她承诺过,喜欢或不喜欢的话,她都不会再向我说出口。

    可她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她可怜,觉得自己亏欠她。所以,无论她何时找我,我都不会拒绝,我知道她在国内的朋友已很少,我是她唯一的朋友。作为朋友,有责任陪伴她度过这段孤寂期。

    “你和子衿怎么样?”她突然说,语气很平淡。

    我点点头:“还好。”

    “前不久在杂志上看到她,那张照片漂亮极了。换做是我,也会为这样一个女人着迷吧。”

    我看见她的目光定在我脸上,希望我能够回应。可是我真的不知如何接话,只是淡淡的笑。

    她低着头走,然后换了话题:“优洛的朋友是叫梁笑然吧?”

    我点头。

    “她是吗?”

    “还不清楚。”

    红叶说:“我觉得她很面熟。第一眼的时候。”

    “你见过她?”红叶怎么会认识她?

    “没有。可能是像一个人。可我一时想不起来了。不过你身边的人都挺有魅力的,我回国后发现的。”

    我心说,这跟我没关系,是沾了子衿的光。她本身就不是普通百姓,和她交往甚密的人当然也会同样优秀。这样想起来,子衿的生活真的与我、与红叶,与所有朝九晚五柴米油盐的普通人不同。

    如果拿子衿作为圆心画圆,我已经是她圆周里的人了,脱不了与优洛这般气质脱俗人的纠葛。

    我送红叶走到她家小区门口,和她道别想走的时候,红叶突然说:“彤,我现在很烦。”

    “怎么了?”我关心地问。

    她半天没有开口,然后幽幽的说:“我老板在追我,我不知道怎么开脱。”

    我听后心里很空,想想她能够跟男人结婚生子也未尝不是好事……突然想到,我和子衿是否会像一个正常家庭那样,维持一辈子?

    想到这里,心就弥茫一片……

    “你想接受他吗?”我问。

    “呵呵。”她抱着手臂:“如果可以接受,就没必要这么烦心了。”长长的睫毛掩盖不住的彷徨和无奈。

    “可他毕竟是老板,为人还算风度,我不太想当面回绝他。”

    我点头:“是比较为难。”

    她突然掩住嘴笑:“逼的我啊,有时会幻想你去客串我女朋友,向他出柜算了。我们公司有GAY的,他都很尊重。”

    我尴尬的不知如何好。脑海里也勾勒出一副那样的画面。不过真若如此,万一传到子衿耳朵里,不知我还要不要活了,呵呵。

    这时一阵风袭过,她被风吹眯了眼的样子,有股萧索的意味。

    “红叶,你是那么好,应该得到更好的爱情。无论男女,我希望你尝试开始。”我发自肺腑的说。

    她听后,只是欲言又止。

    “好啦好啦,你走吧。我不想突然听你说这种话。”她把我推转身,然后手依然在我肩膀上,感觉到她靠近来:“彤,我觉得你成熟了许多。身上更有让人安定的力量。”

    说完推了我一把,摇手告别。

    回到家,我妈照例在炒菜。

    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先是想梁笑然,她的异常举动太让我震惊了,我想当时我真是被吓到了,以至于现在有些不确定她真的在握我的手还是以为我要摔倒想搀扶我一把。凭我的感觉以及当时的气氛,基本可以排除这种可能,但不自欺欺人的推论又令我难以接受。

    如果,她真的对我有好感……还是不要想下去的好。

    思绪又转到红叶身上,想起她,就如同立在旷茫的天际下,感动可以,却与情思无关。

    爱情,只可以留给心里那个最重要的人。

    想至此,一个冷静的身影突然浮现出来,方才还苦闷的内心倏然甜蜜起来。

    可是,随之而来的,还有甜蜜的负担。

    明天子衿就去参加秦玫老公的葬礼了。秦玫沉浸在丧夫之痛中,属于最脆弱的时期,会不会因此对子衿重燃爱意?电视里不都是这么说的吗?女人脆弱的时候特别容易对人产生爱意。

    想到这我就坐不住了,怎么做才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呢?(此刻我已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汗)

    我拨通子衿的电话:“子衿,你明天回来吗?”我明知故问。

    她那边闹哄哄的,说:“不回。”

    “你在哪啊?太吵了。”

    “不吵呀,我在恒隆。很安静。”

    这女人又去败家……

    “哦,可能是信号不好。你不回来去哪啊?”我倒要看看她跟我说不说。

    “去香港。”

    我问一句你就答一句是吧,好。“你去香港做什么?”看你怎么答!

    “秦玫老公过世了,我过去送一程。”

    ……

    “哦,那你去吧……那个什么,我能去吗?”我灵机一动反应道。如果我能跟去,料她秦玫再大的能耐也无法在我眼皮底下只手遮天~

    “你?你去做什么?”

    “秦玫好歹是RU的董事,难道我不能作为公司代表去参加她老公的葬礼吗?”

    子衿说:“我就可以代表了。”

    “我想去嘛~前阵和老妈去旅游过的,通行证还没过期。”开始耍赖。

    她过了会儿才说:“我明天一早直飞香港,大概10点到。你从北京赶得及吗?如果来得及,那我们就在香港国际机场见。”

    “恩,应该赶得及,那咱们明天见!”挂断电话。

    秦玫大嫂,你就接招吧!(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 http://www.ranwenla.com/3_3589/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