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四个人去楼下一家西餐店点饮料。下午三四点的光景,又不是周末,所以人少的可怜。

    我带她们找了临窗的位置坐下。和子衿呆久了已养成习惯,只要去店里吃饭,必选临窗的位置。

    子衿在某些方面很讲究,也很苛刻。她不喜欢你说话不看她,不喜欢辛辣食物,不喜欢异味……我跟她同居过一段时间,可惜有次闹别扭搬出来,一直找不到借口说服我妈再搬出去,这让我很郁闷。

    她比较爱运动,尤其是晚上回到家,你都睡着了,她也要把你从被窝里挖出来陪她在跑步机上跑步;她还对清洁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首先就是衣服不能褶皱,每周三秘都要来她住处运衣服去干洗店,熨平整了再拿大黑袋子套好运回来;再就是她绝不能忍受她身边的人不干净。她说她当初之所以看上我,有一条因素很关键:她发现我一直很干净,没有味道。

    顺便插播下我俩关于男人问题上的讨论。

    “你为什么不喜欢男人?”我问。

    她几乎毫不犹豫就回答:“不喜欢男人身上的味道。”

    我哑口无言,不死心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

    “就因为男人身上的味不好闻,你就不喜欢男人?”

    我很不好接受。各位拉拉同志,如果遇到这个问题,你们谁不是外因结合内因,理论联系实际12345说出一堆理由的?怎么这位姐姐就能说的如此云淡风轻?

    我真怕她的拉拉之路不坚决,妄想勾起她对男人其他方面的不可接受。

    于是她被我逼的没法,说了句:“男人其实挺有趣的。”

    我这个气!

    “我觉得大多数男人身上也没什么味道!”我赌气地说。

    “哦,可我不喜欢。”

    我再想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她就不高兴了,自个干自个的事。奈何再如何追问,她都对我不理不睬。

    想至此我就忍不住笑,结果忘记了场合,另外三个人用一种看电影的眼神看着我,意思是你面部表情真丰富……我立即正襟危坐。

    红叶点好饮料起身去卫生间,优洛也跟着去了。我料想对面的粱笑然也会去,谁知她没反应,一个人低着头喝果汁。

    我发现她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但自身气质亲切,反而能令旁人对其主动。于是我说:“不好意思啊,说好要请你的,这些天太忙没来得及。等我忙过这阵立马约你。”

    她笑了笑:“没关系啊,你方便就好。”

    “呵呵。”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喝了一口果汁,然后仿佛听见了什么,问我说:“这附近是不是有打电玩的地方?”

    “是啊,就在影院旁边。”

    她仿佛很有兴趣。我说等她俩回来我们去打电玩?她说好的。

    红叶和优洛回来之后,我们带着饮料去了电玩城。我抢着买了80个币,每人20。

    一遁入那热火朝天的场面,我就想起过去玩过一个游戏,怎么玩都无法掉币,子衿却百发百中,币是哗啦啦的掉,所以说玩游戏也要看天赋。

    我正想着,看见优洛端了把抢,正在瞄准。

    优洛家是祖传的名医世家,到她爸那才弃医从商,所以骨子里带着书香门第的好涵养,举手抬足间无不细腻内敛。我一直觉得她有光环效应,意思是说她无论做什么都能吸引人去看她,关注她。我和子衿说过,她说,据她所知,这是一些les的独特魅力。

    但我不这么认为,我在柚子吧(les酒吧)见过所谓的les气质的人,但大多都在耍帅装气氛,让人生不起任何好感。可优洛不是,她是与生俱来的,我认为。

    我和优洛端枪打僵尸正玩得爽,这时红叶过来跟我们说:“你们去那边看看。”

    顺着她的指引,我看见奇怪的一幕:只见不远处的投球区聚满了人,而且还很壮观。

    红叶看着优洛说:“是你那个朋友在投球,神奇了,十投九中。”

    等我俩过去一看,可不是,满地的兑奖条。她正一颗接着一颗投篮,竟没有一颗漏中。

    四周的人都仰着脖子盯着她的球,仿佛在屏住呼吸见证奇迹。

    “这家伙,真神了。”我由衷的赞叹。

    优洛也说:“打的真好。不过奇怪的是,她好像并没有加入校队。”

    眼见着计分器上的数字刷刷的飙升,粱笑然侧面认真的表情突然间柔和起来,她把最后一颗球扔出去,甩甩手,回头对我们笑了一下:“累了,不玩了。”

    我们走出人群,三人无不对她交口称赞。她还是那般宠辱不惊,只是微微笑的谦虚说:“就是一时兴起进入状态,平时也没这么好。”

    等我们玩的差不多,才发现电影已经开始了半小时。

    我们鱼贯而入,发现里面黑压压一片,已经坐满了人。红叶拉着我在前面,优洛和粱笑然跟在后面,我们想找四个人连在一起的空位,可惜电影貌似很火爆,很难找到空余位。

    这时红叶松开我手,紧张的说:“我披风掉了。”

    我立即停下来,想低下头找,谁知后面的粱笑然没有准备,一下撞在我身上。

    我忙说:“不好意思啊。”

    没见对方反应。

    然后,我的手被一只手握住,那只手汗微微的……

    我浑身像被电击了一样,时间似乎静止下来。脑子有几秒钟的空白……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一个声音说:“我去找。”

    是粱笑然。

    她转身对优洛说:“我刚才感觉好像淌到了什么,我去找找看。”优洛跟着她过去,而我像木头一样定在那里。

    红叶跟我说了什么,然后拉着我加重语气说:“我们还是去过道,挡着人家看电影呢!”

    我才恍然,被她拖出来。(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 http://www.ranwenla.com/3_3589/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