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压寨尤物们 > 247 亲征
    薛倪驾马快速返回,却也花了近一个多月才到兴庆。 .neT 他心中惦记着张蝶依,他暗中观察过,这个百花公主,对张蝶依并非真心这么好。而莫问,虽然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却是对张蝶依十分好。这种感情,薛倪觉得十分微妙。如果说仅仅是出于同情,他并不这么认为。他总觉得莫问这个失忆,并不像外界传言的,当时被打成重伤。这件事情,很蹊跷。但他又说不上来为什么。如果说是百花公主有意这么做,可为何要将张蝶依留在莫问身边?她跟流云的容貌如此相似,难道就不怕莫问见到她而想起过去的事情?可如果百花公主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她又怎么能够将莫问救回?雪山派和四老当初那般寻找,却都没有任何迹象,她一个西夏公主,能够有这般大的能耐?薛倪觉得,这件事情太过蹊跷。他不能相信,这件事情跟百花公主没有关系。他一到西夏,就向人打探过。这个百花公主,过去是一个心狠手辣残酷不仁的女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一个善良温柔的人?反倒是流云,温柔体贴,细心周到,百花公主改变性子之后,倒是跟流云的性格十分相像。这种性格,是莫问喜欢的性格。所以薛倪一直在猜测,这一切,都是百花公主设计的。如果是真的,那么倒是十分符合百花公主心机深沉的本来面目了。

    按照莫问对张蝶依的情况看,他应该不是完全不可以回忆起。薛倪觉得,应该是药物作用,所以莫问的记忆被阻碍了。他之前曾经听到翟飞提起过,世间有一种草,可以令人忘却烦恼,便也忘却过去。若是你过去没有烦恼,这个药物便对你没有效果。可惜,人世间的人,又有谁会没有烦恼呢?翟飞这般说,不过是为了加深这个草药的神秘色彩而已。对于薛倪来说,他已经学会习惯冷眼看世界,看这世间各种人情冷暖,各种真假错乱,以假乱真。其实,这对于他这个原本应该贪玩的孩子来说,是极为不恰当的。可惜,世事难料,曾经偷过那么多东西,却也没想到自己最后会成为一个杀手。呵呵,人算不如天算,大概就是这个理吧。

    “驾,驾,驾。”薛倪心中颇不宁静,总觉得会出什么事,马不停蹄。可惜,马儿也需要休息,他刚想勒紧缰绳,马却是跑不动了,他一个轻功飞身离开,以免从马上摔下来。哎,自己这么着急,也不是个办法。还是得找个客栈,换匹马才好。薛倪待马静下来,走过去牵住缰绳,拉着马儿走起来。

    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这么些日子,薛倪只是按照那个大概方位前进着,也不知道距离兴庆还有多远。而且自己的行踪必须小心,他知道,莫问觉得会派人找自己。而百花公主那一边,也说不定正筹划着如何杀了自己。

    在想着对策,便看到前方有一个小村子。薛倪决定过去讨口水喝,顺便喂一下马。这样急行,马儿会受不了的。目前又没有大的城镇,也没有可用换马的客栈,还真是麻烦。

    走进村子,只见到几个小孩子在路边玩耍,这个村子看起来也不大,估计也是远离城镇,看那几个小孩子的打扮,倒也不十分富裕。不过薛倪却觉得这样的日子,也很好。远离争斗安安静静,平平淡淡却十分和睦。

    薛倪走过去,那几个孩子也不理会他,似乎见惯了陌生人一般。这到让薛倪觉得有些奇怪了。这么偏僻的小村子,按理来说,应该没什么人来。这些孩子,应该也没见过什么陌生人,可是如今怎么这样大胆呢?薛倪的心中,难免感到有些奇怪,心中的警惕也加强了。

    “小朋友。”他牵着马,走过去,笑着和蔼地叫道。

    “大哥哥什么事啊?你也是来找吃的的吗?”小孩子睁着大眼睛,看着薛倪,反而主动问道。

    薛倪一听,立刻觉察出了不对劲:“还有什么人也来找吃的吗?”薛倪笑着,将浓浓的杀意深深隐藏。

    “是啊,好多,好多好多的人,我们村子里,已经没有更多的吃的了。可是那个大个子叔叔说,这是皇上的命令。不过还好,有一个大哥哥,跟你一样,喜欢穿白颜色的衣服。他说不用为难我们。”小孩子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薛倪一听,大概明白了一些:“小弟弟,他们都是穿着军装吧?”

    “咦,大哥哥你怎么知道的?你跟他们是一起的吗?”小孩子咬着手指头,仰头看着薛倪,天真地问道。

    “呵呵,他们是官兵,是来征收军粮的。你看哥哥这身打扮,是官兵吗?”小孩子看了看薛倪,然后摇了摇头,似乎是觉得两者不一样。至于对于官兵这个词语,孩子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感触。看样子,那些收粮的官兵,似乎并没有为难他们。

    “小弟弟,你能给大哥哥一口水喝吗?大哥哥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这里,现在觉得口渴了。”薛倪蹲下来,看着小孩子,亲和地说到。

    “好啊。”孩子高兴地答应着。

    村头几个妇女,说笑着往里走,薛倪看到她们便站了起来。那个小孩子,一见到其中一个挽着青丝的女子,便赶紧跑着跳着扑过去,大声叫着娘,笑得十分欢快。

    “娘,娘,这个大哥哥说口渴了,想要喝口水。”孩子拉着妇人的手,仰头看着她,十分认真的样子。

    妇人将那个孩子抱起来,其他几个妇女也跟着她一起,向着薛倪走进。她们打量着薛倪,却也并没有什么恶意,薛倪感受不到任何敌意。

    “公子是大宋人吧。”妇人笑着问道。

    “是的,夫人好眼力。”薛倪抱拳行礼,心中却也感到有几分奇怪,这偏僻的小山村,居然还能够一眼看出他是宋人,这孩子也这般不认生。

    “公子随我来吧。”妇人抱着孩子,领着薛倪,往一处小木屋走去。其他妇女也各自领着孩子回家去了。看看时辰,也差不多该回家做饭了。

    薛倪将自己的马栓在门外的栅栏上,随着那个妇人进了屋,里面的家具陈设倒也没有什么特别,是十足的山村人家,朴实无华,不过也具有浓厚的家的氛围。

    “公子请。”妇人将装着清水的碗递给薛倪。

    “多谢夫人。”薛倪接过,嗅了嗅,确定没有下什么手脚,才喝了下去。妇人看着他喝水,却也并未多心,笑着跟他闲聊几句。

    “赶这么远的路,累坏了吧。”或许是因为眼前这个人跟那个叫莫问的有几分气质上的相似,妇人对这个过路人颇有几分好感。

    薛倪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他不明白为何这个女子这般对自己:“多谢夫人关心,只因有些急事,所以才赶得急了点。”

    “还是应该注意身体才是啊。”妇人接过薛倪还回的碗,将孩子打发出去玩,“你是不知道,这世道也是越来越混乱了。不过好心人还是有的,呵呵,像你这么独自一人出门在外,应该要多加小心才是啊。”

    “嗯,夫人说的是。只是不知刚才为何说这般话?想来你们一家在这山村之中,应该过得也颇为宁静祥和才是。”薛倪试探着问。

    “是啊,我们这荒郊野外的,这个村子,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什么外人了。不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大王变成了皇上,前些日子,来了好些官兵,硬是要抓我们当家的去参军。你是不知道,这村子里的男人都被要求去参军。他们要是一走,你说我们这些女人家,可怎么办才好。说着不去,就得交粮食抵押。我们这穷山恶水的,哪里来多余的粮食上交啊。”妇人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忧虑,缓和了一些,笑了笑,“不过啊,还好那个莫公子出面,我们这才躲过一劫。”

    “莫公子?”薛倪虽然觉得不是很大的可能,不过却很敏感这个姓。

    “是呢。”妇人笑着,将一些简单的食物放到薛倪面前,“吃一点吧,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给你吃,不要介意才是。”

    “夫人哪里话,要多谢夫人才是。”薛倪吃着,虽然简单,却也十分可口。

    “说起来,那个莫公子跟你倒是有些相像。都喜欢这么穿一身白衣,也是个宋人。听那官兵叫他,似乎叫驸马还是什么来着。想必也是什么大官之类的,那个官兵对他可恭敬了。要不是他说情,估计我们这个小村子里,现在恐怕闹着饥荒,没什么人了。”

    看着那个妇人满眼的感激,薛倪便是猜到了她将自己和莫问等同对待了。因为莫问的缘故,所以他便对子这般好吧。难怪那个孩子,见到自己也那般亲切大胆。看来这个莫问跟这家子,还比较熟悉了。

    其实说起来,薛倪跟莫问,自然是有那么几分相似的。同样是杀手,同样是冷血无情,同样是年少无家。最关键的,薛倪是翟飞一手培养起来的,而翟飞则是莫问看上的一等一的培养杀手的人才。所以,薛倪的气质,各方面的发展情况,都跟莫问有很多相似之处。也难怪,这个妇人会将薛倪与莫问相提并论。若是莫问知道了,一定会气得半死。居然将自己和这个薛倪相提并论,莫问是最讨厌别人将自己和其他什么人相提并论的了。

    “对啊,夫人,从这里到兴庆还有多远啊?”薛倪突然想起要事,赶紧问道。

    “兴庆啊,翻过那座山就到郊外了,很近了。这么说来,公子你在迷路了?一般不迷路的人是不会走到我们这个小村子来的。”妇人笑着说到。

    “哦,多谢。不知这西夏征兵如此之急有什么原因吗?”薛倪觉得这个妇人倒㊣是可靠,便直接问了问。

    “唉,你是不知道呢,战争立马就要打起来了。”妇人说着,眼中的担忧全都流露出来。“眼看着吧,过了这么些安稳日子,没想到,据说皇上要亲征,所以现在在大肆征兵。唉,听那个官兵说,那些大城镇的适龄男子,都去参军了。”

    “亲征?”薛倪难免吃惊,这么说来,李元昊真的要开战了。

    “对啊,如今整个西夏的军队都整装待发,那个莫问说,让我们带着孩子,找个隐秘点的地方,躲一躲。他还说,这场战事,西夏会胜,叫我们别担心。呵呵,你说,我一个山村农妇,担心这个干嘛。”妇人笑着,“不过那个公子也确实是个好人,对我家宝儿很不错。”

    “躲一躲,总是好的。”薛倪应付着尴尬地笑了笑。( 我的压寨尤物们 http://www.ranwenla.com/3_3588/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