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雕之美女如云 > 第五十二章 软玉温香
    “过儿。”

    个妖娆靓丽、风姿绰约的身影,从里屋跑了出来,只见她体态轻盈,身形高挑,曲线曼妙,莲步款款,袅袅娜娜,摇曳生姿。黛眉弯弯,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明眸中投射着清澈怡静的柔光。乌黑的秀发挽成了高高的云状发髻,用根木簪绾住,简洁脱俗。

    天鹅般优美的脖子,肩若刀削,蛮腰纤细动人,。身上穿着件洁白色的粗布衣衫,虽是荆钗布裙,但却丝毫无损她那圣洁端庄的迷人高雅气质,正是我这些天来朝思暮想的美三娘。

    “茵儿!我的宝贝儿。我想你了,我好想你。这是真的吗?我怎么觉得这么不真实呢?你掐我下。”我搂着三娘的纤细的腰肢,只手抓住三娘的纤手急吼吼的说道,面把我心中挚爱紧紧的抱在怀里。

    “郎君,奴家也想你,想的要命。”三娘死命地搂着我,面抽泣的说道。

    所谓日不见如隔三秋,可见,人间最苦的是相思。

    “我想死你了,有看到我给你留得便签吗?”我问道。

    “嗯……”三娘羞涩的点点头。

    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喜,深深的印上了三娘娇艳欲滴的红唇。

    直到吻得天昏地暗,三娘才推开我说道:“看你,门都没关。”说着随手带上了门。

    “呵呵,这二十几天,我每天回来,坐在桌边发呆,想你。想着想着,就抑制不住的把心里话写在纸上,就有这么多了。”我其实共就回来过三、四趟,不过这两天觉得三娘快回来了,才过来的勤些。

    话当然要捡好听的说,果然我席话,让三娘感动的热泪盈眶。“我也想你,我好想你,不过也不能说去了就往回返,这些天来,茵儿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三娘搂着我,不断的亲吻着我的脸颊。

    我也不客气,抱起三娘就进了卧房。“茵儿来躺下,这路上累坏了吧。让我听听,我们的小宝贝儿有动静没。”

    三娘平躺下,吃吃的笑道:“我的傻郎君,就算真的有了,也还个月都不到呢,哪能看得出来。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总是有这么个念想,就老是觉得身子有些乏。我这路上都在想,将来如何和芙儿交代……”

    我也是楞,是啊,如果让郭芙知道自己不但和三娘有了私情,连孩子都有了,那还不要闹翻天啊。

    “我是男人,所有的责任都是我来负责,你就别瞎寻思了。”我吻了下三娘的额头,低声劝慰道。

    “嗯。”三娘羞答答的应了声,将臻首埋到我的怀里。

    “路上都还顺利吗?”我问道。

    “嗯,我去张家界,遇到了皇爷带着朱丞相和慈恩师兄进山采药去了。所以在山脚下等了四五天,等他们回来,又住了几日,才往回赶的。皇爷说,可能等过些日子,会让四师兄,也就是朱丞相来襄阳。”三娘小声的讲述了这二十多天的经历。

    “嗯。”我知道,朱子柳这次来,八成是为了将阳指传给大武小武。不过我倒不眼馋,我现在已经身负绝世武功,所欠的还是火候,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喂是懂的。

    “茵儿,我做了件对不起你的事……”我扭捏的把自己半推半就的接纳了柳如是,并且答应把她接出来的事跟三娘说了。

    “你要把她接到这里来?”三娘声音很平淡的问道。

    “我是觉得你会闷,所以想让她来和你做下伴儿。其实她也是个清白的姑娘,性子也很体贴,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红唇万人尝的下……”

    “那芙儿呢?芙儿能接受她吗?”三娘似乎颇为担心郭芙那边,扭头问道。

    “芙儿不样,我和她毕竟还没成亲,你在我心里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你是我许诺照顾生世的人……”

    “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不能没有你……”三娘低着头,嚅嚅的说道。

    “如果你不同意,我也只能对她做个寡情薄意的负心汉了。”我哄道。

    “哼,鬼才信你!”三娘低头在我腰上拧了把,她也没真的用力,我也应景的叫了声。

    “哎!”三娘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你呢,等过两年人老珠黄了,只要你不对奴家弃如敝履,茵儿也就心满意足了。”三娘忽然心情有些失落。

    “下不为例,我保证。茵儿永远都是我最亲爱的宝贝儿,我怎么舍得弃你于不顾呢?有我精心的灌溉,你肯定越来越年轻,到时候出门,别人指不定把我们当兄妹呢,嘿嘿……”我搂着三娘嘿嘿笑道,心里却也忐忑,希望那书上说的驻颜有术不是随便吹吹的。

    “呵呵……什么灌溉……难听死了,哪可能有那样的事情……过儿……谢谢你,谢谢你这么依恋我,又能忍囊这坏脾气。我们摆夷女子最……茵儿只是时还没有转过这个弯来。也可能是我比你大许多,心里总是感到有些害怕……古人有言: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三娘眼中含泪的低泣道。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惹你伤心了,别哭…别哭,我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保证下不为例。”我赶紧帮三娘擦眼泪道。

    “嗯……茵儿不哭了,今天我们又在起了,茵儿高兴还来不及呢。”三娘接过丝巾擦干眼泪说道。

    “那,这是我准备好,等你回来送你的。”我从梳妆台上取过我放在这的瓶最顶级的‘朝露莲香’,递给了三娘。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三娘接过来,拔开瓶塞闻了闻。

    “嗯,好香啊,和上次的味道不太样。你又篓钱了?”三娘微微不悦的埋怨道。

    “嘿嘿,相公我自制的,以后咱们孩子的锦衣玉食,可都靠它了。”我也不瞒着三娘,把这几日来的成绩跟三娘表起功来。

    “怪不得当兜的头头是道的,那还花上千贯去……”

    “茵儿有所不知,在我们江南这叫做研究市场,不去购买,怎么会了解作为买家的心理。”我接着忽悠道,用三娘听得懂的语言来解释消费者心理学这个概念。

    “而且,我们已经的生产,都已经迅速展开了。现在我们的产品已经分类,全面向外投放。你手中的这瓶是最顶级的,产量小,专门供应皇室,贵族和王公大臣。再次档的,我们就以低价来吸引普通富户、或是销往海外。还有最低档的,喂特意加了蛇胆草,艾蒿等香料。这种香型的品质最低,但是价格只需要百十文钱,供百姓日常熏香之用。最难得的是,这种香型还有驱蚊之效,所以销路应该是最广泛的,作用与其他香水也不会冲突。”

    我如同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所有最隐秘的想法都给三娘交代了遍,丝毫没有对她隐瞒。

    “傻郎君,这几日来,把你累坏了吧,奴家又不在你身边。”三娘有些懊丧,自己的爱人将心中的喜悦与她分享,但是在我最忙碌、最艰苦的时候自己却没有陪在我身边,现在却有些坐享其成的感觉了。

    “嘿嘿,还没和你说呢,后面的构想更厉害……”我接着把自己对襄阳军制改革的方案,用商税和自家香水作坊八成的产值来武装整个襄阳城的计划和自己训练特种部队的构想,全部交待给了三娘。

    “我知道,如果我们只拿成或许相对全部会少了许多,但是也足够我们家人开开心心的过后半世了,我想把这笔钱用到更需要的地方去,茵儿你会怪我吗?”

    “不会的,茵儿不是那种只识小利的短视女子。如果能为襄阳百姓,能为天下尽份力,茵儿为你骄傲还来不及呢。”三娘甜甜笑道。

    “茵儿,你真好。”我温柔的环住了女人丰润结实的腰肢,到底是生过两个儿子的成熟妇人,这柳腰儿结实中透着柔腻,真舒服。

    “就是担心你耽误学业,又担心你累坏了身体。”

    “那你来帮我打理这生意吧,和芙儿起。”我试探的问道。

    “我怕,如果我真的有了孕,再过几个月怎么办呢?如果直在人前,铁定是瞒不过别人耳目的。”三娘为难的说道。

    “也是,那你就还是不要抛头露面了,太操劳不好。我的构想是,等切都上了正轨。最多三个月,我带着你和芙儿,还有如是,我们去临安,那边可能还有些事情,需要我们布置。”我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打算。

    “嗯,那再好不过了。”三娘挺高兴,毕竟在襄阳城不能朝夕相处,如果能进京,就少了许多的顾忌。

    “嗯,所以茵儿你愿意帮我吗?”我认真的看着三娘的双眼问道。

    “嗯……”三娘点点头应了声。

    “嘿嘿,我就知道茵儿是体贴的宝贝儿了。”我说着就开始解三娘衣服的扣子,却冷不防的被三娘推开……

    “怎么了?还在生我气呢?”我有些诧异的问道。

    “傻瓜,奴家是想,趁着天还亮,我们去把如是妹妹接回来吧,我和你同去。”三娘展颜笑道。

    “茵儿,你真是我的好宝贝儿……”我笑着扑到三娘身上,又是昏天黑地的番亲热。

    “爱我,过儿,抱紧我……”动情的呢喃,让我既是感动,又是得意。轻轻拍着三娘的背脊,这娇俏温柔的,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越来越不可取代了。我们两人之间那份说不清的感情似姐弟,又似夫妻,确实无比的温馨。

    深巷锁春闺,纱帐内的温度,让我无酒自醉,微醺的欣赏着眼前温柔似水的依偎在我的怀中的美人。

    三娘沉浸在和爱人重逢的喜悦当中,敏感的身子,清楚地感觉到男人的火热。三娘妖娆丰润的身子,在纬里撒娇般轻扭,这更是火上浇油,我忍不住又低头,往美妇人的红唇上吻去。

    吻之后,三娘颗心怦怦乱跳,红晕生颊,娇羞无限,本来绝美的俏脸上更增三分艳丽。

    “小相公,贪吃鬼。饿了没,我给你做饭去。”三娘站起来羞笑着收起了凌乱的裙子。

    “我吃过来的,现在我最想吃你。”

    “呀!”三娘最终还是臣服在我的威之下,两个人都忍耐了多日,旦身体有了接触,就如天雷勾动地火般,发而不可收拾。

    高*潮后的三娘,全身散发着慵懒迷人的艳色,脸颊粉扑扑的,边着喂没长出胡须的俊脸笑道:“坏东西,最会磨人……茵儿好喜欢……”

    “舒服吗?宝贝儿。”我撑着身子,边轻啄着亲吻三娘微微有些汗的面颊。

    “嘿嘿,茵儿现在身上的味道才是,杨小二又想抬头做坏事了。”我邪邪笑道,我手上也不老实,轻轻的抚弄着三娘浓密的小树林。

    “郎君,你放了茵儿吧……都快被你折腾散了。再不出门,你回去晚了,芙儿又好生气了。”三娘羞得躲在爱人怀里说道。

    “那好吧,我明天早点过来,等呜来吃中饭。”我无奈,只好起身把衣服穿好说道。

    “嗯。”三娘也起来整理上的衣服,有些神不守舍的答道。

    “嗯……大武、小武,今天阂去校场锻炼了,现在他们比以前沉稳了不少,我相信他们定会有出息的。”我看三娘几次三番的犹豫,想问问我哥俩的情况,就跟她提了下。

    “嗯,那我也放心了。”三娘展颜笑道,终归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又怎么忍心不闻不问呢。

    “好了,我们出发吧。”我牵着三娘的手说道。但是我心里想到,如果真的送大小武去当炮灰,是不是有点太不人道了。

    万被三娘知道了,她岂不是要恨我辈子……( 神雕之美女如云 http://www.ranwenla.com/3_3554/ 移动版阅读m.ranwenla.com )